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脱身

章节目录 旅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我离开墓园前,两个青少年走到我跟前想领我去个地方。”吴慬视线从书上移开。她看了太久的蓝色,有些忧伤。终于快要到了吗?她说。飞机越过经历过疯长期的狭长山脉,不是由众多高大的山峰沿一条单线组成,是由连续不断的平行山脉和横断山脉组成。“我想他们打算强奸我。此刻我才对埃内斯托的死感到愤怒和痛苦。”她顿了顿。云层下面先是显现出绿野。“我从包里取出一把刀说,我会杀了你们,你们这些小泼皮。”她笑着把书合上,手指夹住那页。往身旁的人戳。中间是白冰,最后是荒漠。他接过书,从她手指里抽了出去。打开它,抵在他迭起的腿上。“他们跑了,我在那几条阴郁的公墓街上追了他们一会儿。”很清亮的声音。山体消失了。

    你知道赛波花的花语是什么吗?他把封面红蓝线条交杂的书放进包里。是什么?她看着窗外下是大片覆着污渍的绿布。银、剑、石,是L国所处的大洲的叁重烙印。她想。它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珍惜身边的幸福。他说的话,构成的句子,句子里的词语,并没有进入到她的脑海。全部被堵在玻璃上。气流、风、云层、阳光……都被它隔绝。包括这些一些含有某种隐喻的词语。她的心脏被飞机往下拉。胃里翻滚的情绪和这片土地过去所经历了的几百年,一样混乱。

    太热了。她刚下飞机就感觉到浑身都好像躺在酷热的沙地里。上车后她的热意消退了一些,开始和司机闲聊,但是口音太重,她放弃了和他沟通的欲望。看着车子慢慢地驶出建筑内。

    她不小心碰到黎朔珉的手,很凉。他在盯着车窗外。他那边的阳光更刺眼一些,突然闯入的强光逼迫她眯起眼睛,他侧脸的线条印在花店门口。好多颜色混合在一起瞬间移动,影子也是五彩的。她只看到了线条,一根微微往下斜的细线,挺直的鼻梁一直往下延伸,再锋利一转,变成很薄很薄的小山。还有。他的体温就像他的白衬衫一样冷。她松懈了,不自觉地往他那处移。不一会儿,她感觉耳朵上有凉意,鼻子上变重了。脸上好几处的细麻痒意,像是毛绒的感触。这种感觉似曾相识,所以是在哪个时刻发生的?

    一个女人顺着林荫道走,站在绿色铁门门口,微笑看着一辆出租车停在她身旁。她透过车窗看见里面的女人在快速地收拾包,然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在她视线对面下车,转过身看见她后他摘下墨镜挂衬衫领口上,礼貌地朝她微笑,接着走到她那侧拉开车门。车里面坐着的人穿着亮黄色短袖,衣摆很长,几乎快遮住白色棉质短裤。男人穿的很简单,一件白衬衫和一条牛仔裤。女人边下车边把黑色的包斜挎好。谢谢。她朝着男人说。

    你是费兰女士吗?她朝女人迅速伸出手。一定是我身体太累了才在他身上睡过去了。

    是的,你是吴慬小姐吧?黎朔珉已经从车厢后拿好了行李。

    你好,这位是黎朔珉。

    他抽出手和她握手。吴慬看着他挂着的墨镜。

    费兰领着他们往大门里面走,问他们旅途怎么样。

    吴慬观察着这幢紫藤环绕的白色大房子。她很有气质。她想。门上带有滴水兽首和黄铜门环。窗户很大,二楼并排着叁扇镶嵌着白色花边的高高的落地窗。或许上面雕刻了什么东西。她想。十九世纪时,这片区域曾是B城贵族们的聚居地,所以才建起了这些像我家这样的大房子。费兰说。门内是铺着墨绿色大理石的地板,因为年代久远已经被磨掉图案了。我母父都不愿意居住在这里,他们觉得这里太陈旧了。这里只有我的奶奶爷爷居住过。他们去世后便把房子给了我。她补充。某些细节处还可以看到装饰派的遗风。她想。正对着大门的壁炉上赫然摆着一座米瓦涅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头戴战盔,身穿铠甲,威严地竖立在绿色大理石的底座上。我想成为米瓦涅这样的人,但为什么我这么紧张?她内心叹了一口气。吴慬来不及看客厅的布局,被费兰领着上二楼。楼梯是螺旋式,从她的调度看,似乎转到了天花板上。我喜欢米瓦涅。吴慬对着费兰说。没有人会不会喜欢智慧女神吧?费兰笑着回头。吴慬摸着雕刻着复杂纹理的石质扶手,看着楼下铺着人造丝地毯的宽阔处,脑子里在复原斯嘉丽穿着盛装下楼梯时的情景。黎朔珉提示她看脚下。她的心里紧抽了一下。大概是他自己给我施黑魔法了,才能诱惑我。她想。走廊两侧都是房间。都是刻着花纹的白色木质门。

    吴慬租了这栋在乡下没有人居住的房子,可以骑自行车去城里。是她的教授给她推荐了费兰。她在L国的大学当教授时,曾经和吴慬的教授共事过一段时间。费兰每年都会把房子租出去,但是只租给艺术家和学者。她挑了走廊顶端的左侧房间,可以很好地眺望房子对面的景色,但最令她满意的,是两株大菩提树,只见它们挺立在栅栏外,枝叶扶疏,绿荫映罩,四周围着一片稀疏的果园和场院。如此幽静、如此宜人的所在,实不易得,再往前一些就是树林。窗子旁放了把休闲躺椅,白色软垫上有着一条快垂落在地板上的栗色毛毯。这里望不到海边,海边距离这里的树林有两公里。费兰向她解释。那我穿过树林就能去海边了吗?是的。黎朔珉看着她的背影,说了句你的脚伤还没好。费兰听不懂Z国语言。那栋房子也很漂亮。吴慬忽视掉他的话。那是罗贝托家的别墅,他父亲是当地的富商,去年去世了,这栋房子现在是他的。费兰以为黎朔珉刚刚说的是房子。他是做什么的?黎朔珉说。他好像是个学者。研究什么的?他紧追不舍。不清楚,我不怎么回这里,对他们家不熟悉。如果你们想很好适应这里的生活,你可以问玛尔达,等会她会过来给我们做午餐,这些年都是她照料着这栋房子。她看着吴慬说。是管家吗?是的,她可以过来这边给你们照料起居。如果你们需要的话。需要的,房子太大了。

    ------

    这次的取景是南美洲。

    黎某的体温具有自我调节功能(别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