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道第一仙

正文 第3496章 可称命运主宰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半个月后。

    太昊氏祖庭。

    一场针对太昊氏的血腥洗劫正在上演。

    十余个修行势力联手,调集一支庞大的修道者大军,把太昊氏祖庭围了一些水泄不通。

    太昊氏的山门已经被攻破,那些修道者直似蝗虫般,在太昊氏祖庭烧杀抢夺。

    血腥弥漫,惨叫声震天。

    “你们干什么?混账!竟敢造反!”

    一个太昊氏老人愤怒嘶叫。

    啪!

    一记耳光狠狠抽在老人脸庞上。

    “造反?呸!太昊擎苍早就完了!你们太昊氏那些老祖宗也都已死绝,都已到了现在,还认不清楚局势?”

    一个敌人满面狞笑,朝那老人恶狠狠吐了一口浓痰,而后抽刀一抹,老人头颅滚落。

    “杀,把他们都杀光了,宝物全都抢走!”

    有人扯着嗓子在大吼。

    “没想到,曾发生在玄凰神族身上的事情,如今竟会在我太昊氏身上重演……”

    太昊云绝眼睛充血,死死攥着双手,愤恨难当,心中则涌起说不出的悲凉。

    这次杀入太昊氏的十余个修行势力,以前皆是太昊氏的属下!

    可随着太昊氏落难,这些属下顿时化作饿狼,狠狠扑了上来。

    如今的太昊氏,没有始祖坐镇,没有绝世道祖撑腰,甚至都找不出几个道祖出来。

    在那十余个修行势力面前,简直就和砧板鱼肉般,予取予夺!

    “都无需玄凰神族报复,我太昊氏怕是已经完了……”

    太昊云绝心中涌起说不出的屈辱和苦涩。

    “换我是你,就不会这么眼睁睁看着。”

    不远处,一个身影高大,却骨瘦嶙峋的赤袍男子惬意地坐在那。

    赫然是离断。

    那个被太昊擎苍镇压了无数年的刀修,一位名副其实的绝世道祖,天下刀修眼中的传奇。

    当年在原界,正是离断凭借秘法,找到了隐匿行踪的苏奕。

    此时,离断一边饮酒,一边道,“要么忍辱负重,杀出一线生路,藏器于身,以待天时。要么就和宗族共生死,战死到最后,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傻乎乎站在那。”

    太昊云绝神色一阵变幻,忽地咬牙道,“看到我族遭难,你心中很痛快吧?”

    离断摇了摇头,“谈不上,我只有看到太昊擎苍死在面前,心中才会痛快,遗憾的是,他早已被苏命官杀了……”

    太昊云绝顿时沉默。

    当初前往海眼劫墟的行动,他曾和苏奕同行。

    谁敢想象,数年而已,苏奕仅凭一己之力,就引发了“天谴之殇”这样一场大战,彻底改变天下格局?

    “要不,我给你来一刀,让你死得体面一些?”

    离断忽地道。

    太昊云绝一怔,怒道,“想动手就直说,何故辱我?”

    离断一声嗤笑,“我还不屑于去踩你一个小辈,那你就看着吧,今日这太昊氏祖庭注定保不住!”

    太昊云绝目光环顾四周,看着那如若人间炼狱般的血腥杀戮景象,不由神色惨淡,心生说不出的绝望。

    可此时,一道冰冷的女子声音忽地响起:

    “死!”

    寥寥一字,如雷霆骤然响彻天地间。

    紧跟着,一股恐怖无边的杀伐之威席卷扩散。

    那十余个修行势力的强者,竟全都像纸糊般不堪,齐齐毙命当场!

    所有人震撼,瞪大眼睛。

    “是灵虞老祖!”

    有人激动尖叫。

    便见天穹下,显露出一道绝美的身影,一袭黑色长衣,雪白长发盘为长辫,一张玉容遮掩面纱之下。

    正是太昊灵虞!

    她才刚出现,就抹杀了这一场正在太昊氏祖庭上演的血腥灾祸,也让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太昊氏族人无不欣喜若狂。

    “老祖,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太昊云绝胸腔一阵起伏,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离断却一声冷笑,“当初,你们太昊氏早已把太昊灵虞这个名字从族谱中除名,视她为宗族十恶不赦的叛逆,如今却怎又感念一个叛徒的好了?”

    一番话,回荡天地间,让气氛也变得沉闷下来。

    太昊灵虞眸光一扫离断,“你是看热闹的,还是打算借机落井下石?”

    离断连忙摆手,“别误会,我只看戏,不掺和!”

    太昊灵虞一声冷哼。

    她看着太昊氏祖庭中那破败血腥的景象,一时间也沉默了。

    这里是她的家。

    自幼年时至今,留下了太多太多记忆。

    而今,却发生这样的剧变,让她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老祖,以前的事情都已过去,回来吧,宗族……宗族需要你。”

    太昊云绝声音沙哑,带着乞求的意味,“您……也无法忍心看到宗族彻底灭亡吧?”

    所有太昊氏族人,都看向太昊灵虞。

    太昊灵虞沉默许久,这才说道:“这次救你们,已偿还了宗族于我的养育之恩,以后……你们是生是死,和我无关!”

    说罢,她转身而去。

    眨眼间,就已消失不见。

    一下子,太昊氏上下皆傻眼,几欲崩溃。

    离断目睹这一切,不由仰头把壶中酒饮尽,喃喃道:“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长身而起,拍了拍屁股,也走了。

    因为他清楚,哪怕今日太昊氏躲过一劫,以后迟早也难逃覆亡的下场。

    ……

    半个月前,那一场针对玄凰神族的大战落幕,四位天谴者毙命,四大天谴神族大军全军覆没。

    此事轰动天下,被称作“天谴之殇”。

    也是从那时起,四大天谴神族的处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高高在上的主宰,跌落到无尽深渊!

    最荒诞的是,最先对四大天谴神族动手的,并非苏奕和玄凰神族,而是那些曾为四大天谴神族效命的各大势力!

    主宰了世间万古岁月,一朝跌落深渊,恰似虎落平阳,注定将被饿狼扑食。

    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

    哪怕既无仇也无冤,天谴神族所拥有的财富和势力,也如世间最诱人的肥肉般,注定将引来血腥抢夺。

    世事如此。

    万古不变。

    ……

    玄凰神族。

    一簇花丛下,王执无和蔡勾在饮酒。

    “老子敢赌,若命官大人不是命运主宰,让我吃屎都行!”

    蔡勾喝醉了,脸红脖子粗地嚷嚷着,要和王执无对赌。

    王执无呆了呆,感慨说,“兄弟,你的嘴可真馋,简直人如其名啊。”

    蔡勾:“……”

    远处一座山崖之上,素婉君眼神古怪,这王执无的嘴巴可真够损的。

    一侧,苏奕也忍不住笑起来。

    他此刻躺在藤椅中,浑身每一寸骨头都散发出懒洋洋的气息。

    藤椅一侧,是飞瀑流泉,不远处崖畔之外则是浩渺云海,山风习习,令人心旷神怡。

    “你真的还不是命运主宰?”

    素婉君轻声问。

    苏奕略一琢磨,道,“命运主宰只是一个称谓,而非修行境界,以我如今的手段,倒也的确称得上执掌命运规则的主宰,可和定道者相比,却还逊色一大截。”

    很多年前,引渡者曾谈起,若能炼化由五大天谴者各自执掌的天谴规则,便可称作是命运主宰。

    如今,苏奕早已做到这一步,可真正到了这等境界,苏奕才发现,所谓“命运主宰”,终究只是命运大道的主宰罢了。

    而定道者不一样,此人曾定道天下,重塑天道秩序,划分诸天万道的高低。

    相比起来,高下立判。

    这还是以前。

    按第一世所言,定道者已参悟轮回,随时有踏上生命道途的可能。

    一旦定道者做到这一步,其实力注定和以往截然不同!

    不过,苏奕倒也不忌惮什么。

    他是剑修,很早以前就没把成为“命运主宰”视作自己的大道目标。

    他所求索的剑道,也不会只局限于此。

    而如今的他,已勘破生死之间的究极之秘,领悟生死幻灭的真谛,既知“生”,亦知“死”!

    也因此,他打破了修为瓶颈,一举将命轮、轮回、玄墟三种大道彻底融为一炉,以勘破生死之后的涅槃之力为引,踏破了祖境门槛,证道成祖!看似只是一个境界的变化,实则完全不一样,简直等于把前世今生的所有道业力量,皆在成祖时融为一炉,在勘破生死真谛那一刻,实现本我性命本质的涅槃和

    蜕变。

    以脱胎换骨四字,也无法形容苏奕成祖之后的变化。

    没人知道的是,哪怕是此刻的苏奕,至今还未真正把一身变化的奥秘全部吃透!

    可想而知,这样一场涅槃般的变化是何等之大。

    “接下来,你真的打算前往鸿蒙天域?”

    素婉君拎着酒壶,斟了两杯酒,一杯递给苏奕。

    苏奕微微颔首,在成祖之后,尤其是在洞察到命河起源的天道秩序后,让苏奕早清楚判断出,自己的道途要想进一步突破,只有前往鸿蒙天域。

    至于其他地方,已无法满足他的修行。

    苏奕忽地道,“说起来,我大致已判断出,神秀姑娘去了何处。”

    素婉君一怔,“鸿蒙天域?”

    苏奕道:“正是。”

    过往那些年,世间发生不知多少剧变,而他的名字早已响彻天下各地。

    如今,天下承平,玄凰神族也已成为世间唯一一个天谴神族。

    可在这等情况下,一直消失的凰神秀却迟迟不曾出现。

    那么就只有两种可能。

    要么凰神秀已遭遇不测。

    要么她去了鸿蒙天域!此时,凰世极的身影忽地凭空出现,神色凝重道,“刚才判官传来密信,说他的小弟子季青溪不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