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无错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柱国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尾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十年后,幽州已经成为公认的后起之秀,发展势头直追开封,它已经成为了南北物流交易的重要集散地,也为日后的北京城奠定了不可或缺的基础。

    幽州城里没有驻军,没有强权,人人平等,汉族、契丹、吐蕃甚至日本的商人们都在这里聚集贸易,经济发展异常迅猛,各国各地的学着政要都纷纷前来取经学习。

    清早,豪华绝美的王府前面一块空地上,露天放着一张长条桌子,好几个人围着桌子吸溜碗里的豆汁,桌子中间放着一些糕点。一个中年汉子和媳妇儿在忙乎着生意,一个头发全白老头则坐在藤椅上摇着蒲扇指挥儿子媳妇,顺便与食客们侃大山。

    老头就是从前赵明月带凌坤第一次到幽州时那个卖豆汁的王老头,只是时间流逝,老头发已白、腰已弓,干不动活了,但精气神却比以前更好了。

    这时,四个穿着不俗的客人走过来,坐在桌子前,要了些吃食。四人饶有兴致地品尝当地特色美食——豆汁,然而当第一口下去后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这是什么呀,臭死了。”为首中年人皱着眉头不满地说。

    王老头呵呵笑道:“客官有所不知,豆汁儿喝得就是这个味儿,这就是特色,多喝几口就习惯了。”

    一个年轻人气愤地说:“你这老头是骗人的吧,哪有发臭的特色美食,一定你昨天卖剩下的馊了。”

    “哎,小伙子可不能这么说话。”老头严肃地说道:“我老王的豆汁是全幽州最正宗的豆汁,这可是咱王爷说的,要不然我这摊儿也不会摆在王府门口,咱王爷最好这一口,经常与老百姓们一起蹲在我这儿喝呢。”老头无比骄傲地说道。

    年轻人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对着前面豪华的王府赞叹道:“这镇北王府可真气派,都赶上大理的皇宫了。”

    王老头一摇蒲扇道:“小兄弟这是第一次来幽州吧,久居幽州的人都知道,咱这王府比大宋和大辽的皇宫还要豪华。”

    “比大宋皇宫还要豪华?怎么可能,那不抢了皇上的风头?”年轻人疑惑道

    “呵呵,正好

    相反,这南边半拉宫殿都是皇上派人来修建的,咱王爷拦都拦不住。”老头骄傲地说道,似乎王爷真是他家的一样。

    “为什么呀?”小伙子疑惑地问道,其他人虽然嘴上不说,但也都支起耳朵听着。

    王老头世世代代幽州人,话特多,是现在北京的哥的真正祖先,他就喜欢这种没见识的人,坐直身子开始讲:“原因很多,但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不能让后面那半拉比下去。”

    众人听得更加惊奇了:“同一个王府怎么还分前后半拉,还要比赛竞争?”一个沉稳的中年人终于忍不住问出来。

    “你们估计还没到北门去看吧?”老头指着王府硕大的牌匾道:“你们看见门上那四个大字了吗?”

    “看见了,镇北王府。”

    “你要到北门去看,还有一块匾呢,叫镇南王府。那半拉王府是辽国萧太后亲自设计建造的。”

    “嘶——”众人惊呆了,问道:“大爷,我们是从遥远的大理来的,对这里不太熟悉,让您见笑了,这幽州的王爷到底是镇南王还是镇北王,到底是宋朝人还是辽国人?”

    “王爷是大宋的镇北王,也是大辽的镇南王。”

    “怎么会这样?他当了两国王爷,那不是两面得罪人吗?怎么两国君主都要对他这么好?”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想当初大宋和大辽为了争夺幽云十六州,打得你死我活,咱这些老百姓更是提着脑袋生活,那些日子,苦不堪言呐。幸好出了王爷这个奇才,他娶了大宋和大辽两国公主,并且主政幽云十六州,从此宋和辽的军队就全部撤出幽州,大宋人觉得幽云是他们的,因为主政幽云的是他们的镇北王、驸马爷。而辽国人觉得幽云是他们的,因为主政的是他们的镇南王、驸马爷。这不,十多年了,双方友好发展,再没有动过刀兵。”

    “这个王爷真是个能人啊。”中年人叹道。

    “那是,自从王爷来了幽州,公布了严格的律法,现在在幽州,欠债还钱,杀人偿命,人人平等,前些天一个契丹官老爷打死一个卖红薯的,愣是让王爷给砍了头抵命

    了。这要搁以前,想都不敢想啊。”

    年轻人似乎对律法之类的不感兴趣,睁着闪闪发光的眼睛羡慕地说:“你说这个王爷同时娶了两国的公主?”

    “呵呵,那可不止,除了两国公主,王爷还有两个了不起的王妃,一个是武林中最神秘最厉害的门派,四川青城山芙蓉宫宫主,据说武功天下第一,自从王爷娶了她,祸害千年的白莲教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敢出来了。”

    “哦,啧啧。”众人赞叹:“那另一个呢?”

    “另一个是东瀛海盗联盟盟主,自从王爷娶了她,东瀛十万海盗再没有滋扰过东海岸,现在的大宋安稳着呢。”

    “难怪大宋这些年如此安稳富庶,原来有这样一个定海神针在啊,这真是百姓之福,天下之福啊。”中年人叹道。

    “谁说不是呢,以前天天打仗,朝廷没钱就找百姓收税,实在是苦呐,再看看现在,生意也好做了,税赋也减少了,最受益的还是咱这些老百姓,现在家里都有了存钱和余粮呢,这都得感谢咱王爷啊。”

    “说了半天,这个王爷是谁啊,叫什么名?”年轻人问道。

    “嘘——”王老头严肃地呵斥道:“王爷的名讳岂能乱叫?”不过他还是压低声音说:“咱王爷,姓凌,讳坤,叫凌坤,听明白了吗?”

    “是他?果然是他,其实我早应该想到就是他。”中年人喃喃自语道。

    年轻人疑惑地看着他,中年人放下一锭银子站起来,其余人都跟着起来。

    年轻人悄声问道:“陛下,您认识那个王爷?”

    中年人点点头叹道:“认识,年轻时在他手下吃了无数亏,如今我段谨严虽贵为皇帝,还是不如他啊,胸怀天下,造福天下,朕没有做到,赵恒也未必做到,但他实实在在做到了,也只有他才配得上赵明月。”

    “陛下,赵明月又是谁呢?”年轻人问道。

    段谨严脸色一黯,没有说话,迈步向前走去……

    (全书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